您当前的位置: 您当前的位置 : 书香赣鄱全民阅读网 > 阅读故事 > 红色家书故事

【红色家书】杜永瘦:啪啪的枪声,是我们诀别的标志

2018-05-22来源:吉安民政编辑:郭哲君作者:

  啪啪的枪声,是我们诀别的标志

  ——就义前给妻子裴韵文的遗书

  这是最后的谈话了!我在写这封信的时候,我含着满眶的热泪,可是这宝贵的泪珠,我不愿意使他夺眶而出,因为我觉得流泪是一件极可耻的事,所以我始终是含笑着,文妹!请你用笑来答复我吧!

  我的命运的决定,不是在今日的堂讯,而是在平时,我对于我自己命运的估量,亦早知有今日。我不是时常对你说过吗?这就是乐园,是我最后的归宿,光荣的死。我含笑,我更望你含笑。我快乐,我愿你比我更快乐!文妹,欢忻鼓舞的来欢送我吧!

  你觉得太孤寂吗?人世上多的是革命的伴侣!你悲苦吗?人世上多的是寡妇孤儿!时代的牺牲者多着呢!

  你的前途应当是“干”!你的责任应当是“干”!你的命运更使你不得不“干”!干啊!只有干才是你的出路——人类的出路!勉之!

  你的一切,我都相信得过,然而你的痴情,我觉得是你前途的障碍,快乐的恶魔!不要痴想着我吧!

  母亲的爱我,恐怕比你还要利[厉]害吧!她孤苦一身,只剩我这个活宝贝,现在失掉了!是何等的伤感呵!你应当设法隐瞒她,混得一时是一时,这是你主要的责任。别的话不愿说而且不忍说,你自己去想吧!

  我觉得我现在已是一个很清闲的人,身上千斤的担子,已经卸了!快乐呵!我的许多朋友,你应当告知他们我是怎样怎样的快乐,叫他们不要悲悼!

  我万没有料到今天还能与你作最后的通信,这书是如何的宝贵呀!然而我不愿意你保存这一点墨迹,使你烦恼终身,我愿你如看浮云般的一眼便过,文!听我的话呀!

  几乎忘却了!还有我的小宝宝——我们爱的结晶,可怜他未出娘胎先失掉了父亲,无父之儿,将来谁人关照!我的意见是弃掉了,以免你的拖累,你自己斟酌行事吧!不说了!

  母亲!文妹!小宝宝!一切的朋友们!别了!明晨啪啪的枪声,是我们最后一刹那诀别的标志!听着吧!再见!

  一九二八年三月二十七日

杜永瘦(1906-1928) ,原名永寿,字鹤龄,湖北省荆门县人。中学时开始阅读《共产党宣言社会发展史》《向导》《中国青年》等革命书刊。1925年春加入中国共产党。五卅惨案后,他离开荆门去黄埔军校学习。后随军北伐,1927年到武汉,任学兵团政治指导员。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,曾先后任中共湖北省军委秘书、鄂西特派员等职,不久,回到武汉,在省军委工作。由于省军委负责人叛变,杜永瘦被捕。1928年3月英勇就义,时年22岁。

相关阅读

江西网警在线
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-红盾标志
主办单位:江西省新闻出版广电局
承办单位:中国江西网
备案号:赣ICP备05005386号-1  地址:江西省南昌市红谷滩新区红谷中大道1326号  邮编:330038
电话:0791-86847167  传真:0791-86849348  技术支持:江西大江传媒网络股份有限公司
江西省新闻出版广电局版权所有,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